纸箱包装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纸箱包装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国泰君安用谁的钱发百万年薪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03:09:09 阅读: 来源:纸箱包装厂家

国泰君安用谁的钱发百万年薪

马红漫 知名财经评论员

历经2008年资本市场的熊市行情,照理说证券业人员的薪酬都应该大打折扣,但这时却报道出“国泰君安2008年员工人均薪酬达到100万”。2008年该公司薪酬及福利费用大幅提高到了32亿元,较年初预算数增长57%%,而按照其3000多员工人数计算,平均每个人的收入达到了100万元。国泰君安随后回应说,不应以人均收入看待年薪,如果和其他券商应付薪酬总数作比,“那些券商只有1000多人,他们的人均薪酬比我们的高很多。”

由此可见,熊市大红包居然是证券行业的普遍现象,这不由得让笔者想起一个段子说,人们判断股市是否到底的标志,就是看券商人员的社会地位,如果证券从业人员高高在上、四处被人们追捧,那么股市就是泡沫横生;反之,则股市就差不多要见底了。如果以此为标准,那么估计所有股民都要“恨死”国泰君安了,因为天价薪酬表明市场还远没有见底。当然,这只是一个笑话。

这条新闻的关键在于为何某些机构敢于逆大势而动,在市场极度低迷时给自己大幅加薪。想来想去,能够解释的理由似乎只有“国际惯例”这个说法了。众所周知,美国的华尔街巨头给自己发起钱来也是不手软,甚至在金融危机中仍然如此。岁末年初,就在美国纳税人出钱拯救金融业时,华尔街仍然大手笔地向员工发放了总额近200亿美元的高额分红。对照看来,中外金融机构在市场利益与商业道德之间,的确共同存在着极为严重的问题。

熊市背景下,券商发的奖金显然不会是靠自营炒股收入,而是要靠经纪业务与投行业务。A股市场的融资与再融资已经长期停滞,因此,我们可以判断券商用于大笔发钱的资金来源,就只有客户交易的佣金收入了。而客户之所以在某券商开户,自然看重的是公司能够提供更好的服务。无奈大势不妙,绝大多数客户亏损得血本无归。这时券商却在大手笔地给自己发钱,如此不合理的高佣金又如何能够让市场满意,让公众顺心呢?尽管金融机构可以认为这是企业自身的行为,但是当企业行为已经与客户利益、与公众的基本价值判断出现背离,这样的行为就很难避免遭遇社会舆论的鞭挞,对于证券企业的形象维护和未来市场拓展都将是巨大的伤害,国务院为何不降低佣金,让利股民?

然而问题还不止于此。报道还显示,国泰君安的内部一般员工表示根本拿不到这么高的工资。据此来推算,看似平均高达百万计的年薪水平,其实公司高管拿到手的要更多了,称之为天价薪酬也并不为过,而公司内部的员工收入差距之大也是令人咂舌。对于社会来说,如果基尼系数达到一定数值,比如0.4以上,那么就意味着发生动荡的可能性在加大。其实企业也同样如此,如果企业内部的薪酬差距过大、薪酬分配不均问题极为严重,而且形成巨大薪酬差距的原因又并不合理与规范,那么企业内部动荡同样是在所难免的。当最基层普通的员工年薪处于三四万元的水平,而公司高管却拿着几百万甚至上千万薪酬,同时又面对着每况愈下的经营业绩,员工的不满情绪和消极心理很难避免,企业内部的凝聚力也无法得到保证。

金融危机当前,社会需要的是同仇敌忾的通力协作,而非逆势而动的个体利益追求。我们提醒那些处于漩涡中的金融企业高管,不要低估了社会公众与企业内部员工的呼声与压力。2006年4月,美国劳工联盟成员曾租用一架直升飞机参加辉瑞公司的年会,飞机上的巨大横幅上写道:“汉克,退回你的高薪”,以此来指责辉瑞CEO汉克麦金内尔的高额退休金计划。现如今,同样的直升飞机已经在中国若隐若现了。 (来源:华商报)

百万年薪取自国有股东

周俊生 财经评论员 每日经济新闻

国泰君安是一家证券公司,去年整年我国股市遭受重创,还只能“靠天吃饭”的证券公司当仁不让地成为“重灾区”,多家券商甚至不得不减薪裁员,而国泰君安并没有什么独门秘诀。

其实,如果国泰君安真的能够人人拿到100万元的年薪,倒确实是令人称道的。但常识告诉我们,这是不可能的,记者的调查已经证明,该公司普通员工的年收入远远低于这个数字。可想而知,真正拿到高薪的只能是公司的少数高级管理人员,而具体数字到底是多少,由于国泰君安还不是上市公司,用不着按照有关法规的要求向市场披露信息,因此恐怕将成为一个难解之谜。

金融机构高级管理人员领取普通人望之咋舌的高薪,近年来已成为引人侧目的一个现象。市场舆论尽管汹汹,但都是从社会道德、社会公平上进行指责。

按照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的架构,企业的拥有者是出资人,亦即股东,公司的管理人员位置再高,都是股东聘请的“打工仔”。如果这些高级“打工仔”实现了股东的要求,得到规定的薪酬自然是天经地义的。问题在于,我国的金融机构普遍存在股东管理缺位,在股东管理缺位的格局下,怎能监督企业高管高薪的问题呢?

我国金融机构的控股股东,通常都是国资管理部门。资料显示,国泰君安证券的前三大股东,分别为上海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、中央汇金公司和深圳市投资管理公司。依据《公司法》,股份公司的财务预算和利润分配方案,均须由经代表股东的董事会制定批准。作为国泰君安证券大股东、同时也是国资监管者的三家国企,面对这份报表,该如何把关呢?

根据目前实行的制度,通常是国资管理部门给企业一个幅度,让企业在一定的幅度内自行决定薪酬。在这样一种制度安排下,高管们当然可以心安理得地自定薪酬,天价高薪的出现也就是水到渠成了。当企业得天时地利之便经营得比较理想时,高管们拿高薪可以理直气壮,而当企业经营出现问题,没有完成经营目标时,也同样可以拿高薪。

一个企业高管的年薪拿得多了,必然就是股东的得益少了。我国的金融机构普遍是国资管理部门当家,股东得益少了,就意味着国家利益受到了损失,其他类别没有发言权的小股东只不过是“陪绑者”罢了。一个东家请了保姆,如果在报酬上可以让保姆“自己看着办”,东家的家底再雄厚,不被掏空才是怪事。要改变这种现象,必须建立健全金融机构的股东管理机制,让股东来给高管发年薪。

分析:国泰君安高薪事件核心是竞争力低

叶檀 财经评论员 每日经济新闻

国泰君安的一份内部财务报表曝光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发现这家总共有3000多员工的证券公司,去年的薪酬及福利费用竟然达到32亿元,人均高达100万元左右。虽然国泰君安在4日下午回应称,“预提薪酬费用总额并不一定当年发放”,但是,在金融危机肆虐的当下,国泰君安的这份财务报表还是引起了极大的争议。

国泰君安的高薪,似乎是有关人士对于自己挺过2008年熊市的奖赏,这对于正在紧缩中煎熬的投资者、消费者是巨大的刺激。

要认识清楚这一事件,我们必须从源头说起。

针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所报道的人均百万年薪,国泰君安从经营业绩、社会责任、薪酬计提的技术三方面,在其网站上做出澄清。

国泰君安的经营业绩不必质疑。根据1月20日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布的数据,2008年国内107家证券公司累计实现净利润482亿元,全行业净利润同比总体缩水约63%。但中信、国泰君安等大型券商依然位居前列,国泰君安以近56亿元的净利润占据7家非上市券商的首位,而中信证券(600030)在上市类中排名第一。

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我国很多大型企业的经营业绩与经营能力不成正比。我国证券行业从上一轮熊市刮骨疗毒之后,全行业净资产与净资本在2008年全都增加,一是滚存利润,二是外部注资,上市券商自不必说,国泰君安也有汇金这第二大股东的助阵。而海通证券(600837)与国泰君安等券商的法人股减持收益,也可以视为制度性红利的象征,而非经营能力的体现。

国泰君安的主要利润来自于何处?就来自于法人股的集中抛售。2008年上半年,国泰君安抛售上市公司解禁法人股收益近40亿元。国泰君安在2000年后的资产重组过程中,曾以置换方式获得中国石化(600028)、大众交通(600611)、申能股份(600642)等几家上市公司法人股,其中以每股2.50元的价格获得中石化5.87亿股国有法人股,占其总股本的0.68%。

也许我们更应该把国泰君安看成一家具有一定垄断地位的、成功的风险投资公司,而不是一家成功的综合性券商。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是,一次性抛售固然可以在2008年获得一次性收益,弥补经纪、投行业务的下降绰绰有余。那么,在法人股抛售之后,公司的赢利点在哪里?是否继续依靠大券商的地位,吸进低价法人股?坐等市场回暖,这不仅是典型的寅吃卯粮的行为,还是一种仗势吸纳资本市场财富的行为。

通过国泰君安等券商的高薪事件,我们看到的是大型券商靠天吃饭与靠体量优势吃饭的贫弱竞争力,而不是高薪的道德问题。如果他们有足够的盈利能力,好吧,高薪就高薪,高薪养创造利润的人才。问题是,在我国金融机构、证券公司领取高薪者,真的是板上钉钉的人才吗?

至于以依法缴纳税费作为具有高度责任感的论据,就是没有犯法即为道德高尚一样,属于戏弄大家的智商,不值一提。

最有说服力、最重要的辩护来自于技术数据。国泰君安表示,2008年全年预提薪酬费用总额32亿元,是根据公司历年报的经营业绩、按照董事会通过的薪酬方案计提的未经审计的数据。“计提”和“发放”是两个不同的概念,2008年底的应付职工薪酬总额由历年节余、当年计提和当年发放三部分组成,证券行业是典型的周期性行业,为长远发展,券商薪酬政策普遍实行以丰补歉原则。计提的薪酬总额是根据董事会的规定,必须留出一部分用于长期激励、风险准备、以丰补歉和其他福利,而不是当年计提就当年发放。

我们承认如下几点:当年计提确实未必当年发放;按照利润与基数如此计提也是常态,并不违反会计准则;从前两年的薪酬发放数字看,国泰君安不是肥猫的典型;作为国有控股的大型券商,在财政部、证监部门对金融机构高管高薪逐步重视之际,顶风作案恐怕也不是国泰君安所为。

不顾反对意见,国泰君安执意大幅计提,显然不是为了吸引眼球,应该有更加深远的目的。此前,市场一再注意到国泰君安雄伟的上市计划,第二大股东汇金的减持纷纷攘攘,国泰君安的计提是否与未来的盈利规划、上市计划暗通款曲?

所谓百万年薪当然不可能真正落入个人腰包,不过,这不应妨碍各方反省中国金融机构的薪酬激励与会计准则的漏洞,国泰君安应该庆幸自己成为反思的对象。国泰君安的计提尚未经过审计,如何发放需要董事会薪酬委员会批准,这是检验券商的公司治理制度的大好时机。

国泰君安高薪事件之所以点燃投资者的怒火,是基于对银行、大型券商等机构业已存在的信任危机——市场与行政不分,垄断与竞争不分,而绝不仅仅因为他们多计提了三五斗。

888彩票app免费下载

蓝魔

英雄训练师破解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