纸箱包装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纸箱包装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村子不下雨是旱魃作祟-【资讯】

发布时间:2021-07-15 11:46:18 阅读: 来源:纸箱包装厂家

下雨本来是很平常的一件事情,可能对于城镇里的人可能不算太重要,但是对于农村人来说雨水就是命啊。

因为如果没有雨的话那些庄稼根本就种不活,地少的还可以挑水浇,可是地多了哪里能浇的过来啊。

于是有的地方就相信一切的办法去求雨,有的人迷信,会在一个风水好的地方建一个龙王庙,然后求雨的时候供奉。

这天我们村子里面就来了一个风水先生,他来了之后就说我们这里的风水什么的都很好,不过就是村子里缺了一个可以招雨的庙宇,于是他就让我们村子里的人出钱建一个庙。不过村子里的人穷的要死,哪里会有额外的钱去建一个庙啊。

更何况村子里的雨水还算充足,所以村子里的人就否决了这个建议,那个风水先生也看出了村子里人是肯定不能出钱修庙的。

于是摇了摇头叹气说了一句:“唉,天意啊,既然你们不肯修庙,那以后发生的一切都要你们自己承担了。”

那个风水先生说完这句话就走了,而村民却没有把他的话当成真的,风水先生走了之后也都各自回到自己家的田地里耕作。

日子就这么过着,村子里的雨水也一直都够用,这个时候就有几个当初坚决不同意建庙的女人说闲话了:“你们看吧,我们村子没建庙不也雨水充足么,那个风水老头就是想要坑我们的钱啊。”旁边还有几个女人跟着她说:“是啊,要不是当初我们坚决反对,那可就让那个老头子得逞了。”

这些人是你一言我一语,拼命的往自己身上揽功劳,那个时候其实我是想要建庙的,因为我们村子里没有庙,家里就连一个佛的物件都没有。

所以我还是挺希望村子能有一个神明保佑的,不过那个时候我还小,说的话根本没人听。

慢慢的我也长大了,可是父亲却老了,每次看着父亲在田地里干完活回来心里就特别的心酸,即使父亲嘴上不说,但是他在晚上经常腰疼,有的时候疼的都睡不着觉。

可是他的嘴上还是不肯说,如果不是那天晚上我起床找吃的我都不知道这件事情。

于是为了父亲,我也决定要跟着父亲去地里干活,之前父亲是说什么都不让我跟着他上地干活,不过这次我态度的坚决也让父亲不得不同意了。

我跟父亲上地干活,夏天的太阳特别的毒,干了一会我就汗流浃背了,父亲递给我一壶水,当我喝完递给父亲的时候父亲却说什么也不喝,在我的苦苦逼问下父亲终于说出了最近天旱的事情。

我起初了不明白为什么父亲不肯告诉我天旱的事情,后来我才知道,父亲是害怕我跟母亲说了之后母亲会上火。

我坐在树荫下想了想,突然想起了我小的时候村子来的那个风水先生,然后对父亲说到:“爹,你还记得我小时候我们村子里面来的那个风水先生么?”父亲想了一想,然后拍了脑袋一下说:“那个人,你要是不提醒我还真就忘了,不过他现在在哪里我们也不知道啊,更何况当初他一番好意让我们修建庙宇,我们全村都不同意,现在我们再去找他,他应该也不会管我们了吧。”

我想了一会,然后对父亲说:“他们修道的人不是都讲究缘分么,说不定那天他还会回来的。”

父亲点了点头,然后也没有说话,过了一会父亲又拿着工具干活去了。

天气还是那么旱,不过最近都是我和父亲一起浇水,这样父亲也能轻松一点,不过这个毕竟也不是长久之计,而且我们村子也没有水管,不然的话我们还可以从河里接水过来。

这天我还是和平常一样,跟父亲在河里慢慢的挑水往地里浇,我浇完水,准备要再一次去河边的时候,我看见了一个人,这个人很年轻,不过穿的衣服却很奇怪,我发现了这个人之后,赶紧回头叫了一下父亲:“爹,你看这个人,这身衣服我看着好面熟啊。”

父亲听见我叫他,以为出了什么事情,赶紧快步跟了上来,父亲走过来之后看见了那个人,我看向父亲,父亲看见那个人之后脸上露出了无法形容的表情,看上去特别的高兴,同时也特别愧疚,因为父亲不敢看他。

我问父亲:“爹,这个人是谁啊?”

父亲回答到:“这个人的衣服你还认得么?”

我看了看那个人的衣服,而那个人也就在那里站着一句话也不说,我看完他的衣服然后又思考了一会对父亲说:“不认识。”

父亲说:“这身衣服就是你小时候见到的那个风水先生穿的。”

这个时候在一旁站着的那个人开口说话了:“各位,我是雪碧山的道人,这次奉我师傅的命令,下山来帮你村子度过干旱。”

父亲一听是来帮忙的赶紧又问到:“大师,请问你师傅是?”

那个道人说:“我师傅就是你们村子以前来的那个风水先生,当初他有心要帮你们可是你们却不听,如今他让我下来再一次帮助你们。”

父亲一听尴尬的笑了一下然后说:“你师傅当初说让我们建庙,不知道现在建还有用么?”

那个道人摇摇头说:“没有用了,当初师傅看出了你们村子里有鬼怪作祟,让你们建一个庙来镇压,不过现在他已经成型了,庙宇自然也镇不住了。”

父亲赶紧又问:“那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能镇压他?”

那个道人说:“现在只能消灭,如果镇压日后如果放出来了必定后患无穷了。”

父亲说:“那就麻烦道长了,请问还需要什么东西,我这就回去叫人去弄。”

那个道人却摆摆手说:“不用了,东西家师已经备好了,就不用麻烦你们了。今天晚上我在你们后山的墓地做法事,如果没有事情就不要出来了。”

父亲答应了下来,那个道人拿出一个锦囊给父亲说:“明天一早起床打开。”说完他就走了。

而父亲也拉着我回了家,到了晚上我很好奇后山的事情,不过那个道人不让我们去,我自然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,第二天早上我起来就发现外面正在下大雨,很大的雨。

而父亲则是在看着一张纸条,我走了过去跟父亲一起看:施主,你们村子是由于旱魃作祟所以才会干旱,当你们看见这封信我已经把他消灭了,你们这里以后也会风调雨顺了。

我看着父亲,然后父亲也看着我,我看见父亲眼里流出了眼泪,我问父亲:“爹,你怎么了?”

父亲说:“没事,高兴的。”。

我看着父亲手中的信,然后看向外面下着的雨,心里默默的说:“道长,谢谢了。”

皮肤病医院网上预约

大连治疗银屑病医院

济南治疗白癜风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