纸箱包装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纸箱包装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资讯】专访徐静蕾不跟好演员演戏就变成混饭吃了成震

发布时间:2020-10-18 16:36:36 阅读: 来源:纸箱包装厂家

网易娱乐专稿4月28日报道(文/派翠克 图、视频/盛春)徐静蕾在多个采访里说,她对演员这一行感到厌倦。

即便再多人的印象中,徐静蕾仍然是演员。其他种种身份,无非是“才女”头衔上的砝码。但对她而言,演戏已经很多年不是自己的兴趣爱好点所在。她现在演戏的理由,是剧本够好。以至于在《记忆大师》的多个场合下,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:你看人家这个编剧!

在采访中,她聊得最多的也是剧本。好像这就是她现在的兴趣所在。也难怪,在演员之后,她发展了多个兴趣爱好——写博客、办杂志、当导演、做手工,不一而足。没有生在博客时代的人可能有些淡忘了她强大的影响力,“闺蜜”这个字眼最初,便是从徐静蕾的博客里流入到人们的日常语汇之中。

这些兴趣,可能是帮助她摆脱演员身份的扶手。结果是,徐静蕾借着这些扶手,爬到了一个更高阶的位置,独立人格的,善于自省的,更贴合微博时代里那些容易被转发金句的一个符号。

说到底,没有演员徐静蕾,可能这些符号都不会成立。人们之所以赞叹她,无非是将这个职业预设了一个低标准。然后看到她如同露出海面的山峰。

徐静蕾自己也说:“我又不是非演戏不可,所以就会觉得可去可不去的都不去。”

然而她又说:“演戏这件事本身要有意思,是要跟好演员一起演,否则的话这件事就没有任何意义。”归根结底,受过4年正规训练的徐静蕾,演员这个职业可以抛弃,然而演戏这个动作,是心里仍然留下的转瞬一念。火种般的,每过一段时间,仍然会燃烧一次。

这枚火种的最新一次燃烧,是《记忆大师》,与黄渤、段奕宏的合作。徐静蕾概念里“市面上你可以想到会演戏的人”。时间节点也非常巧妙,一个月前,她的导演作品《绑架者》刚刚与观众见面。

这两部连续上映的作品拍摄时,也是前后脚的顺序。《绑架者》中,徐静蕾本打算做监制,然而开拍之后,她接手了导演。所有事情失去了自己的控制,剧本也是她第一次没有从根上抓起来。对剧本的无力感油然而生。

《催眠大师》的时候,导演陈正道就找过徐静蕾。剧本有点让她害怕,没有特别读进去。到了《记忆大师》,在《绑架者》的剧作失控之后,她带着对剧本的好感进入了这个剧组。

“结尾那句话,你好,我叫张代晨,你老婆。写的很精准”徐静蕾说。

自然还有和演员的合作。李亚鹏、耿乐、陈晓东、陆毅、佟大为、金城武、梁朝伟、黄立行;她的合作名单是一份当红小生的走势图。《记忆大师》里,是黄渤与段奕宏。不和好演员演戏,徐静蕾觉得,就变成“混饭吃的”。她说:“包括我做所有的事情其实都会有这种感觉,愿意不管我做得好不好,可是我愿意有一些很新鲜的东西,或者说让我觉得非常有兴趣的人。”

《记忆大师》在角色上的设置,有些像徐静蕾演过的另一部电影《伤城》。在同样一部悬疑色彩的电影中,她扮演的是梁朝伟的妻子。面对的是自己丈夫与金城武的对决。然而聊到这部电影,徐静蕾却说自己也没有印象了。

“我是很会抛开过去的人。”她说。

很会抛开过去,听上去,像是一种收纳整理型的人格。对自己的过往分类标号,储存在不同深度的记忆中。谈到过去演的那些戏,徐静蕾说:“我不会是那种反复回头想过去的,其实一个戏完成我就会忘掉它,因为它就是我。我即便是真的不可能完全忘掉它,我自己也不会去想,不太会去想过去。我是一个很往前看的人。”

所以演员当得好好的,突然就去做了导演。在有叶大鹰支持的《我和爸爸》;姜文加盟的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》以及王朔插刀的《梦想照进现实》之后,她一扭头,去拍起了女性职场电影。

如今,徐静蕾把这三部电影称作“我真正的作者电影”。现在说起来,她觉得自己“在某一个时刻,某一个项目上深入这件事情,可是当这件事情过去了以后,就会变成一个很浅尝辄止的一个人”。

“当我觉得这个身份我特别认同的时候,我就想去玩玩别的吧,会有这种感觉。”徐静蕾说。

所以在拍了三部“小妞电影”之后,她掉转回来,拍了第一部商业类型片。然而她现在的经历放在了故事上。与之前注重表达和抒情相比,徐静蕾现在喜欢看带点国际局势、带一点阴谋,有谍战的片子。

她的趣味与观众对她的认同南辕北辙。

徐静蕾说自己目光短浅,不为未来设计任何东西。她看着眼前的几个月,去想自己的兴趣点在哪里。在拍完《梦想照进现实》之后,她与王朔筹备了一个武则天的故事,叫《宫里的日子》。然而因为资金的问题停拍。

不少导演提起这样想而未成的作品,总会透着一丝遗憾。而徐静蕾说起这部电影,则把它归纳为“已经是我人生历程的一部分”。言下之意,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。

采访实录:

网易娱乐:我们其实还是想知道这次是一个什么样的原因,加入到了《记忆大师》这个剧组?

徐静蕾:我觉得首先第一原因还是剧本吧!就是因为我那时候刚刚拍完一个戏,也其实这几年接到挺多的,找我演戏的剧本,包括找监制的,然后导演的这种剧本,我其实看了挺多的。这个剧本我看完了以后我觉得是惊艳的,首先能,因为真的90%的剧本根本就看完第一二页纸,就不想再往下看下去了。但这个剧本不光是看下去,而且是很认真的看下去,而且觉得好看,我觉得好会编。因为我们也在做剧本嘛!然后做剧本过程其实挺艰难的,然后每次就老是觉得不满意。可是因为自己的能力有限吧,又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,其实正在一个那种阶段就是说,就觉得怎么编个剧本这么难,然后看个好剧本也很难。然后看完这个剧本就觉得这剧本有意思。

所以其实跟我这个角色本身都有一点关系,没有太大关系,因为这个不是大女一的戏,但是它有几个点其实是挺打动我的,包括结尾那句话,就是说你好,我叫张代晨,你老婆,就是类似这种。还有它点就很,写得很有意思很精准。然后我其实是觉得带着,说你看看人家这个编剧的这种心情在看这个剧本。

然后其次当然就是说,陈正道导演,其实《催眠大师》的时候就找过我,然后当时是那个剧本我不太看害怕的东西,就是我不太会看,然后那个剧本我就有点没有特别的看进去。但是呢,我又其实挺喜欢它的。因为对我来讲演员并不是我的一个,已经很多年不是我的一个兴趣爱好点所在了,那我又不是非要演戏不可的嘛!所以就会觉得可去可不去的都不去。但是陈正道我又其实挺喜欢他的,那我们试试这次合作,当然还有黄渤、段奕宏啊,我觉得都是市面上你可以想到会演戏的人,因为我成长过程当中,我跟很多人其实都演过戏了,然后我觉得最有意思的就是演戏这件事本身要有意思,是要跟好演员一起演,否则的话这件事就没有任何意义,对我来说,就变成是混饭吃的,我很讨厌这种感觉。包括我做所有的事情其实都会有这种感觉,愿意不管我做得好不好,可是我愿意有一些很新鲜的东西,或者说让我觉得非常有兴趣的人,所以黄渤、段奕宏当然也是其中一个原因。

网易娱乐:其实我看了这个电影的第一个感觉是,其实很像之前的《伤城》,你自己还有印象吗?

徐静蕾:没有,完全没有,我是很会抛开过去的人,我很多朋友都是我真的几十年的好朋友,我会觉得真正对我重要的人现在全都在我身边。如果是不重要的人,全都不在了,全都不在我的记忆。所以我不会是那种反复回头想过去的,其实一个戏完成我就会忘掉它,因为它就是我,我即便是真的,我也不可能完全忘掉它,可是我自己不会去想,不太会去想过去,我是一个很往前看的人。

所以你说这个我真的是第一次听到,然后我也在脑子里回想《伤城》是怎么回事来着,是一个什么戏来着,会在想这个问题。也许如果你这么说,也许是有一点像,但表演状态我已经完全忘了我是一个演员了,所以我这次演戏其实,对我来说就跟重新开始我在演戏一样。

网易娱乐:这次的《记忆大师》里面,其实是演了黄渤的爱人,但是好多人看了之后会有什么感觉,黄渤是怎么能追到徐静蕾的。我不知道你在演戏的时候怎么样增强自己跟黄渤CP的?

徐静蕾:我觉得可能是说,也许别人会这么说,可能是从外貌长或者那种感觉。但我其实,虽然很多人都在说我现在越来越注意什么长相什么的,实际上在我内心我不觉得是这样的。因为我一直是看中一个人的才华和他的智商,我觉得这个对我来说是最重要。所以我们虽然有时候开玩笑也会说,你看对黄渤老师的外貌,大家其实不光是我了,大家都会开开玩笑,其实是很善意的,而且是好朋友、哥们之间的那种感觉。但实际上内心来讲,我真的不觉得一个人的外貌是最重要的,因为外貌只会吸引你短时间,你就是个天仙,你看时间长了也就那样吧,对吧?真正的吸引人的,我觉得还是他的性格,他的能力,然后他对世界的看法,他的各种商是怎么样的,所以我不觉得我需要因为外貌上所谓的不匹配,来建立我跟他的这种关系,我觉得不会。不管外面人怎么说我是什么样,但我自己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的。

网易娱乐:那这个,你自己在生活中,怎么擦出这种智慧上的火花。

徐静蕾:你就是说我们在讨论一件事情的时候,首先我要发现他有自己的看法,他不是那种人云亦云,我觉得人云亦云是非常简陋的一种东西。就是你发现没有,大部分都是人云亦云,都是受到了自己某些教育和某一些所谓大家都怎么看,大部分人怎么看这个问题的影响。所以我会很注意一个人是不是有真正的独立思考的能力,而不是说大家都这么觉得我这么觉得,或者大家认为这是对的我就这么觉得,我觉得这一点上是我会非常看中的一点,我不管它的观点也许是不是正确的,或者我认为正确不正确,而是说他有没有自己独立的思考,就抛掉各种成见,各种这些东西,自己怎么想这个问题,我觉得这个很重要。

还有一个就是我不喜欢一个人很狭隘,就是很狭隘的话,你跟这种人你就觉得,我跟你不用聊天了,因为狭隘的观点,满世界都能看见,你随便打开一个网页就是狭隘的,各种狭隘的观点。所以我觉得这方面也是,就是我喜欢一个人整个的对世界的态度是很开放和宽容的。因为我们谁也没掌握真理,就是谁也不知道到底真理是什么,我们人生的这个过程本身就是一个探讨,一个探索的过程。其实最终可能也没有答案,但是这个过程才有意思,失去的这个过程,满嘴都是套话。还有我不喜欢一种人,满嘴都是谁谁谁说过什么,我觉得用不着吧!尤其现在进入这种电脑时代、网络时代,你想知道谁说过什么,你想找什么名言警句,随便一搜能储存一大堆,还不像过去真的都是要靠背下来,或者是什么这些。我会喜欢这样的人,其实这样的人不多,但是还是有的。

网易娱乐:你在这个电影里边另外一条路,就是你跟杨子姗这样的互动,因为电影里面这个讲的其实是比较模糊,所以我很好奇您自己怎么看,自己故事里面跟杨子姗这种关系。

徐静蕾:其实从剧作上来讲,其实它承担的作用是来混淆观众的,是让观众来,给观众一些答案的选择,让观众去想是怎么样的。所以其实说真话给他提供的戏剧空间并不是说很大,然后子姗我一直认为她是个台湾演员,真的。后来我跟她到现场,我一听她说话,我当时心想她不是个台湾演员,我真的一直以为她是台湾演员。然后我觉得她是一个很大大方方的女孩,就是我也喜欢这样的女孩,不是那种很,虽然你看她在台上她都会说,你勒我脖子的时候不要这样勒,要这样勒什么的,就是她是一个挺率真的一个女孩,就很干净。

网易娱乐:有观众觉得她对你的情感在电影里像是“拉拉”。

徐静蕾:我觉得这些都是导演给那个观众放的一些烟雾弹吧,其实她在戏里的角色,她就是对我也是那种狠铁不成钢的感觉,她就觉得我也是被她见过的很多的,对她触动很深的那种,被家暴的女性中的一个人。但是我呢,其实能感觉到她对我的那种,就是甚至是有一点怜悯的恨铁不成钢的感觉。可是我又觉得我跟她解释过一次,然后我就发现她的眼神是完全,就是因为她见过多了,家暴的很多女性都说自己没有这回事。

那张代晨我觉得相对来说还是一个,她很看中情感,可是她不是一个特别看中别人怎么看我的那种人,其实张代晨比较自我。她如果不是大家都很自我的话,我觉得在这段情感里可能也不会出现问题,所以我对她的态度就是,我解释过,好,你不理那就算了吧,也无所谓,那个不重要。

网易娱乐:其实您刚才这个描述,很容易把你给外界的印象和这个角色重合。

徐静蕾:因为我会带着自己的人生的经历和,包括其实它戏的走向也是这样的,如果说它戏里提供了一句台词是说,姗姗你坐下,我给你讲一下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。那我们都是从各种台词和各种剧本传递的信息来理解这个人物的嘛!如果她有这种台词,那我会觉得,原来张代晨是一个在意别人怎么想的一个人。可是她没有这样的台词,那我们就会去完整这个东西,因为有的时候你演一个角色,剧本里其实它提供的东西是不足够的,肯定是要我们自己心里去完整这个角色,但是我们肯定是从剧本里,就是纠信息。

一个人他这么说话,他就说明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他那么说话,就是这也是我们自己做剧本的时候,也会这样想,因为一个性格的人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,他不会又是这种性格,还能说出这种话,通常我们就会跟编剧提意见。所以就是它没有冲突的地方,所以我们就从这个角度在想这个问题。

网易娱乐:您刚才对于演员这个身份和一种没有太多认同感,我不知道您怎么看待自己身份的?

徐静蕾:我其实对我所有的身份都没有很强的认同感,因为说实在的我是这种人,可能挺怪的,当我对自己的一个职业产生很强烈的认同感的时候,我会放下这个职业。因为我会觉得那个就变成没意思的事情,可能这点上我有点奇怪。因为我发现我说给所有的人听,很难有人会理解我,就是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,有人说我是自毁形象。其实我有时候也不太理解为什么这样,但是我一路上我就自己后来反过头来想,也会发现是这样。比如说做演员做得还可以就不想干了,然后写博客写得还可以,不想干了,然后做导演做一段时间也不想干了,然后做完一阵文艺片,就再不想拍文艺片,做商业片,商业片又想探讨一些不同的那个,就是类型的片子。

可能这个是我的一个优点,也是我创作上的缺点,我自己有时候回头也会想这些问题,就是我会在某一个时刻,某一个项目上深入这件事情,可是当这件事情过去了以后,就会变成一个很浅尝辄止的一个人,我有时候也分析不出来为什么,我怎么是这样的,也有点奇怪。但是确实这是我一贯做事情的一个,一个方式。当我觉得这个身份我特别认同的时候,我就想去玩玩别的吧,会有这种感觉。

网易娱乐:那所以在这个《绑架者》之后,对类型片或者说商业片这样的机会尝试。

徐静蕾:不一定,因为我不会特别想说这个,因为像《绑架者》我觉得,《绑架者》我觉得很多地方做得是有问题的,整个的操作上也是有问题,因为我本来是监制,拍了几天以后,我突然变成导演了。然后也是我第一次就是没有从根上抓剧本,因为等于是别人拿来的一个剧本,有参与讨论,但是没有那么深入的进去。然后包括就是对剧本的无力感,刚才我说为什么看到《记忆大师》,因为《记忆大师》刚好是我拍完这个《绑架者》,当时我对剧本是有无力感的,很强烈的无力感。然后你看到别人的剧本这么好的时候,其实那个感觉会很强烈。所以很多东西其实可能是缘分,如果我没有做这样一个片子,我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,可能也就是当一个,当然它还是很好看啦,但不会有很强烈的那种感觉。

所以呢,我会觉得第一我不为自己的未来设计任何东西,我是目光比较短浅,第一我不太想过去,第二我不会太想未来,我只会看眼前的几个月。是怎么回事?我想要做什么,我的兴趣点在哪儿,其实也在,我也在摸索我自己,为什么有的时候看起来感觉想法怪怪的那种,所以说是不是会拍,我觉得有可能会拍,因为其实这种类型的题材,我们不是悬疑片,是一个偏动作性很强,带有悬念感的一个片子,我会去,就我现在还在看国家阴谋系列的那个片子,我是很喜欢看这种带点国际局势啊,然后带一点阴谋,有谍战有这种片子,我很喜欢看。但是可能要找一个觉得适合,会很有冲动的一个故事。

因为这个过程是很,其实是挺痛苦的一个过程,如果前面没有那种热情说我就要干这件事情,那个是很难下决定的,因为完全生活可以是另外一种样子嘛!可以吃吃喝喝,玩玩乐乐的,然后开开心心的。

网易娱乐:其实您一直在谈到就是说自己对很多剧本,我们知道之前有非常好的剧本,我自己非常喜欢《宫里的日子》,我不知道这个还有拍的可能吗?

徐静蕾:你说巧了,大概在两天以前,一天多以前吧,就是晚上我跟朋友聊天,就看完《记忆大师》的时候,我们俩聊天其实还说到这个话题,然后还提到这个剧本,提到那个角色,包括提到创作的方向啊,当时为什么要弄这么一个片子,写故事的时候的出发点是什么样的,跟老王一起讨论的时候还说到这个。我觉得我当时跟我朋友说的是,我觉得好像还不是一个很成熟的一个,我不知道是时机还是什么样,而且我自己觉得,我的心态吧!就是我自己最近在想一个问题,我是不是创作者的心态。

我也很喜欢那个剧本,当时也花了很多时间去想这件事情,甚至看了很多历史的资料什么,那些文献什么看了很多。但当时是因为一个什么原因,是投资方的一个原因,这个戏就停下来了。有一天我看一个照片,是我们一个朋友的聚会,在我原来的公司,然后背后墙挂的全是当时《宫里的日子》找的那些景什么的那个选景的那些东西。我不知道我是什么,我可能觉得在某些方面不够成熟还是怎么回事吧!所以就没有把它放到日程上来。但是可能早晚也会去,也会去拍吧!

我觉得我现在有点,我就老想去试一些新的东西,反正那个东西被我归纳为,已经是我人生历程的一部分,虽然我没有拍它,但是我其实筹备了它大概三个月的时间。我是最近的心态是比较想尝试新鲜的东西,所以会,比如后面做一些超能力的片子呀什么的那种。说的好听一点就是,我就愿意去挑战一下自己,还有什么,就可能我不能做,但是我又有兴趣,我又想去做的那种事情。这是不是一个人生阶段还是怎么样,我也不知道。

网易娱乐:我记得当时有说章子怡要演。

徐静蕾:也有可能也有可能,我当时也不是跟章子怡,这新闻是假的,当时可能是我自己演吧!当时包括挺有意思,因为我喜欢初唐,我觉得初唐更有意思。因为像中唐啊,就中间盛唐和唐朝末年的时候,其实它的影像风格上就比较一般,我会觉得,因为初唐的时候他们都是少数民族,他们更保留着更多那种游牧民族的习气,他们在外面是一个样,然后整个城市,整个的首都也在重新的建设当中。当时觉得很有意思,就是前唐和后唐其实很不一样,保持着游牧民族的那种风气,一些习气一些习惯,会让这个片子的整个人物的感觉和影像的感觉都挺不一样的。反正曾经是在这件事情里面玩了,嗨了挺长的时间,但是现在因为,就感觉过去的某一个东西把它拿出来的话,需要自己心理上有一个点,触到了就会把它拿出来,如果说没触到的话,我觉得再看吧,因为毕竟作为导演来讲,其实我还40岁出头而已,我觉得未来如果真的要往这个方向做,其实还是有很多可能性的。

防腐管厂家

青羊区车库门安装维修

全自动青储打捆机